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书吧 >> 快穿之打脸狂魔 >> 7.1——7.2

7.1

经过那么多次的相遇分离,再相遇再分离,周允晟已经彻底淡定了。分享了异次元内爆发的能量,他迅速投入下一个世界。

四周很昏暗,空气中散布着浓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身体传来一阵又一阵剧痛,仿佛所有的骨头都被打断了。周允晟艰难的转动脖颈,发现自己正处于牢房内,牢门对面是一排沾满鲜血的刑具,显示原主的处境十分不妙。

他并没有急着调整身体数据,而是点开智脑,查看原主的详细资料。

这又是一个男人、女人、哥儿并存的世界,还是一个主角攻、主角受双双重生的世界。重生前主角攻是大燕国的昏君,只知道横征暴敛,奢侈享受,最后逼得自家兄弟宣王起兵造反,将他射杀。

主角受是一个哥儿,出身将门,文武双全,本应该征战沙场为国效力,却因为长得漂亮,被昏君硬纳入宫中成了一介嫔妃。然而昏君身边环绕着无数美人,个个都心计不凡,又岂是直来直往的主角受可以应付的?他们见主角受越来越受宠便联起手对付他,害死了他时年刚满十岁的孩子。

打那以后,主角受遭到昏君厌弃,常年独居冷宫,心若死灰。但他对昏君没了爱情却还有忠心,故而宣王夺宫时他非但没像其他嫔妃那样归顺宣王,反而带着昏君杀出重围,最终两人抱在一起乱箭穿心而死,然后双双重生。

渣攻变忠犬攻,贱受变冷清受,这两个人逆袭炮灰了所有人,情节爽到嗨起来。但被逆袭被炮灰的人就惨了,抄家灭族的比比皆是。

这具身体就是其中最悲惨的一个,名叫齐修杰,出身于大燕国最顶级的门阀世家齐家,本人也长得艳若桃李夺天之色,很受昏君宠爱,甚至扬言只要他生出小皇子,便要当即立为太子。

当然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上一世宣王造反,齐家是最先归顺的门阀世家,齐修杰更因为出众的容貌被宣王纳入后宫,连续两朝盛宠不衰。

昏君重生后最重视两件事,一是保护主角受和孩子;二是除掉宣王和齐家。经过三年的布局,宣王被他挫骨扬灰,齐家被他连根拔起,如今呆在牢房里的齐修杰便是最后一个活口,翌日就要问斩。

看完资料,周允晟长出一口气,然后百无聊赖的扯了扯唇,他向来喜欢挑战高难度,但齐修杰的死局对他来说还算不上难度。

思忖间,一行人缓缓走入囚室,当先那人长身玉立气质温雅,后一人面貌严苛,眉头紧锁,想来正是负责审问齐修杰的璃王李瑾行和右相高朗。

璃王李瑾行上一世受到昏君李瑾天的猜忌,一直被弃而不用,是个闲散王爷,同时也是深情男配,若非他时常照拂,主角受高旻不会在冷宫里还活得那么自在。他前世也曾为救出李瑾天和高旻出过力,故而这一世很受李瑾天重用,从一个闲散王爷变成了大燕国举足轻重的实权王爷。

高朗则是高旻的嫡亲兄长,上一世被齐家阴谋害死,这一世主角受洞察先机将他救回,从此与齐家结下死仇。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李瑾天对高家十分优待,三年的时间里频频提拔高朗,让他从小小的工部侍郎坐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相的位置。

他为人十分阴狠,但凡一点小仇怨便要记到死那一刻,更何况是杀身害命之仇。故而齐修杰落在他手里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齐家人也被他亲手屠杀干净,连襁褓中的小婴儿也不放过。

如此,齐修杰的心愿不用说周允晟已经猜到,必定是保住性命然后复仇。

一行人走到牢门口,跟随在璃王身后的侍从将一个食盒摆放在地上,里面放着齐修杰的断头饭。

“做什么给他吃的?”高朗用脚踢开食盒,看见里面堪称丰盛的菜色,不悦的瞥了璃王一眼。

“他都快死了,以前的事便不要再计较了,让他吃一顿饱饭吧。”璃王性情温和仁善,并不为高朗不恭敬的言语和行为触怒。

高朗冷笑一声,抬脚将食盒踹翻,命令道,“过来吃。”

牢房是受刑的地方,由于常年被鲜血浸染,地面浮了一层黑褐色的恶臭难闻的污垢。高朗此举是对齐修杰的侮辱。

周允晟垂头,掩住眸子里的杀意,冲璃王拱手道,“烦请王爷让罪臣见皇上最后一面。罪臣有一秘事要告知皇上。”

“什么秘事?与本相说也是一样。”李瑾天毫无节制的宠信已经让高朗失去了为人臣子的本分。

璃王淡淡瞥他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允晟轻蔑一笑,诘问道,“事关国祚,必要与皇上面谈方可。高大人你地位再高,难道还能代替皇上?”

在大燕国,谁敢说自己能代替皇上?这不是造反吗?宣王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的下场如今还历历在目。况且齐家曾是最顶级的门阀世家,藏着许多重大隐秘,谁也不能断定齐修杰要说的话对大燕国没有任何影响。

思及此处,高朗只得点头。

璃王命人重新备了一份饭,叹息而去。

李瑾天重生以后性情大变,前世是昏君,这一世也没清明到哪儿去,反倒变成了多疑的暴君,看哪个臣子不顺眼就抄家灭族,闹得朝局震荡。若非主角受制得住他,还给他生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儿子,继承了皇位稳固了江山,说不准等他一死,大燕也就亡了。

听说齐修杰有机密要事面陈,他左思右想,终是亲自前往天牢一探。

“你有何事要禀?”李瑾天屏退左右,不耐烦的追问。

他长相俊伟,气质雍容,但身高却不足七尺,如此看来,并非是自己要找的人。

周允晟高悬的心放下了,缓缓开口,“请皇上看着我的眼睛。”嗓音十分低沉舒缓,仿佛带着一股魔力,令李瑾天不由自主的低头看去,然后陷入一片黑色的漩涡难以自拔。

“皇上在我的眼睛里看见了什么?是不是一片赤诚?齐家对皇上忠心耿耿,皇上缘何要灭了齐家?皇上做错了,皇上信任并重用高家是在养虎为患,自绝生路啊。”

将一个个暗示打入李瑾天脑海,周允晟挥了挥手,遣他离开,然后将身体数据调节成最优状态,静静等候明天的到来。

李瑾天浑浑噩噩回到养心殿,倒头就睡了过去。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上一世的情景。他被璃王和高旻从宫中带走不久,齐家家主便派了几个死士前来营救,却找遍了所有宫殿都未能找到他的身影,眼看宣王兵临城下才不得不退走。数日后齐家家主找到他乱箭穿心的尸首,痛哭一场便将之秘密安葬了。

齐修杰归顺了宣王,凭着绝艳的容貌和讨喜的性情成为一代宠妃,但他并未忘记曾经的夫君,不但偷偷供奉李瑾天的牌位,还暗自给宣王下毒。

宣王最终毒发而亡,齐家家主率领军队围困皇城,找出宣王的几个孩子一一杀死,把秘密寄养在齐家唯一存活的李瑾天的孩子拱上皇位。在那孩子登基的当天,齐修杰将他的尸骨亲手葬入皇陵,然后投缳自尽追随先夫而去。

丧钟一声声敲响,整个大燕飘荡着白幡为他送行。

李瑾天从惊愕中醒来,回忆那个梦境,竟觉得真实的可怕,仿佛自己的灵魂果真被束缚在冷寂的宫殿里,陪伴齐修杰度过了屈辱不堪的五年。

怎么会?难道这是自己丢失的一段记忆?连死后都能重生,现在的李瑾天对鬼神之事极为笃信。他扶着额头想了又想,越发觉得惊疑。

“做噩梦了?那就去偏殿睡,你翻来覆去吵得我也睡不着。”躺在他身边的高旻醒过来,十分不耐烦的说道。上一世死前他曾经发誓再也不爱李瑾天,故而这一世对李瑾天的态度很冷淡。

以前李瑾天可以毫无原则的包容宠溺他,但今日不知怎么的,竟觉得有些难受。他起身披衣,果真去了偏殿,喝了一杯热茶又让宫人按揉太阳穴,这才再次睡过去。

梦境从上一世变成了今世,为了报答高旻同生共死的恩情,他对高家十分宠信,不但封高朗为虞国公,还在万寿节的那天立高旻为君后。他看着高旻盛装朝自己走来,朝臣们齐齐下跪恭贺,大红的地毯不断延伸,一直延伸到御座下。他笑了起来,正准备去牵高旻的手,场景忽然扭曲变幻,他发现自己又死了,成了透明的鬼魂,宫内处处挂着白幡,宫人和朝臣跪在殿前痛哭。

殿内,高旻站在巨大的棺椁前,脸上没有悲痛的表情,伤心的泪水,反而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李瑾天觉得有些心惊,正想走近了细看,却见璃王从偏殿绕出来,握住高旻的手喟叹道,“我们终于等到今日了。”

高旻点头,慢慢靠在他肩膀上,眉眼间溢出疲惫和解脱的神色。

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想干什么?朕是怎么死的?快告诉朕!李瑾天想揪住两人的衣襟质问,却看见自己的手从两人身体穿过,这才惊觉自己又死了,接连两世都死的不明不白。

恐慌和恨意像潮水一般将他淹没,他大叫一声醒来,然后庆幸的发现自己不过是做了一个梦。但延续了两世的梦境却显得那样真实,叫他每每回想都止不住的战栗。

难道朕信错了人?难道齐家是无辜的?难道旻儿果真与皇弟有私情,两人联起手来暗算朕?李瑾天脑袋一阵抽痛,见内侍捧着龙袍跪在床边,连忙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皇上,现在是卯时初,离上朝还有两刻钟。”

斩刑是在午时三刻,现在还来得及。李瑾天立即让人更衣,匆匆往天牢行去。

7.2

高朗恨不得齐修杰立刻就死,但无奈圣旨上写明了需得在次日行刑,若是他提前动手便是抗旨不遵。昨日下衙,他特意去了天牢一趟,告诉监刑官明日一大早就把齐修杰杀了。监刑官诺诺应是,丝毫不敢忤逆。

翌日大早,太阳还未出来,监刑官就派了两个刽子手将周允晟带往午门。

“天还未亮,正是阳气未至阴气大盛之时,二位这个时候行刑,下了黄泉,齐某少不得回来叨扰二位。”周允晟跪在刑台上,却丝毫未见慌乱。

古代之所以规定斩首需得在午时三刻进行是因为这个时候阳气最盛,犯人刚化为厉鬼就被阳气冲散,无法报复到行刑人的头上。而此时卯时未到,温度寒凉湿冷,竟莫名带给人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

古人对鬼神之事是很笃信的,唯恐这一刀斩下就替自己招来一个厉鬼,于是两个刽子手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决定等太阳升起再行刑。

周允晟抬眼查看天色,快卯时了,李瑾天做了一晚上的梦,这个时候也该醒了。没错,那两个梦正是他用精神力强行植入李瑾天脑海内的幻象。高旻此人性格刚直,做不出叛反通-奸等丑事。

但那又如何?高朗杀了齐家几百口人,高旻暗中给齐修杰下毒,毁了他的身体,这样的血海深仇唯有高家同样灭门才能抵消。周允晟早就说过,若是主角不与他为难,他绝不会主动招惹,若是主角一定要让他难过,他也唯有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他不但要与高家不死不休,李瑾天,高旻连同他们的儿子,未来的大燕新帝李旭炎,都将会断送在他手上。既然拿了齐修杰的身体,他总要为齐修杰做到尽善尽美才是。

周允晟性格懒散,好奢靡享受,唯独记仇和敬业这两点从未懈怠过。

等待中,太阳缓缓上升破开云层,两个刽子手见时辰差不多了便打开一坛烈酒,猛灌几口后朝锋利的刀刃喷去,然后高高举起。

“等一等,刀下留人!”焦急的嗓音及时阻止了下落的钢刀,两名刽子手转头一看,吓得腿肚子都在打颤。

“奴才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滚一边去!午时三刻不到,谁让你们行刑的?”李瑾天暴跳如雷,将两人一脚一个踹翻在地。

“启禀皇上,是相爷的吩咐,奴才们不得不从啊!”刽子手爬起来砰砰砰的磕头。

高朗?李瑾天眸色暗沉了一瞬,想得便有些多了。连自己的旨意都敢公然违抗,高家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当初的齐家号称大燕最有威望的门阀,齐家家主在他面前却谨小慎微,毕恭毕敬,与现如今的高朗比起来简直称得上卑微。

而高旻对待自己的态度更不用提,高兴的时候搭理两句,不高兴了直接让宫人把自己撵走,丝毫也不顾及自己帝王的脸面。

宠信太过不是好事,现在的高家大有凌驾于皇权之上的趋势。而高旻和皇弟究竟有没有私情?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瑾天被那个梦境扰得心绪不宁,但经过三年的朝夕相处,他对高旻的感情已从感恩变成了真正的爱意,实在是很难割舍。

他决定观察一阵再看,也许那个梦是假的,是莫须有的。他一面这样宽慰自己,一面让贴身近侍把五花大绑的齐修杰放了。

周允晟依然跪在刑台上,拱手道,“多谢皇上宽待罪臣一时半刻,但罪臣无需这点怜悯。罪臣的家族对皇上,对大燕忠心耿耿,罪臣的父亲为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却不知为何会落到这个下场?但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罪臣一家自该引颈就戮,罪臣也不奢望能够获得赦免。罪臣如今只有一个心愿,请皇上代为了却。”

他眼中全是悲戚,却无怨恨,哪怕身穿染血的囚衣也未曾减少丝毫世家公子的高贵风姿,铮铮傲骨。看见这样的齐修杰,就像看见了在宣王的后宫苦苦挣扎却从未被压垮的君后,李瑾天眼眶有些发热,不得不转过脸去,哑声问道,“你有什么心愿?”

那个梦太真实了,一再撩拨着他紧绷的神经。

“罪臣只想问一问,罪臣的家族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让皇上除之而后快。请皇上让罪臣死得明白。”话落,周允晟用力磕了一个头,然后挺起腰,毫不避讳的直视帝王。

李瑾天被问住了,好半晌没有回答。齐家家主行事向来谨慎,对族人也管束的极为严格,若不是经历了上一世,李瑾天完全不会怀疑齐家的忠心。他重生回来以后容不得背主的奴才,联合高朗和璃王罗织了一百多条莫须有的罪名栽赃到齐家头上。

现如今齐修杰要他说清楚,他还真说不清楚。那个梦境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中,让他本就仓惶不定的心狠狠打了个哆嗦。

如果上一世他死后是齐家为他复国,为他保住血脉,那么是不是说他错杀了忠臣?上一世璃王趁乱救他出宫,牵起的却是高旻的手,最后离去时注视的也是高旻的脸。是不是说他们上一世就已经有了奸-情?

这一世他回来,给了高家莫大的信重,给了璃王至高的权柄,给了高旻无上的荣宠,反把忠心耿耿的齐家一族除掉。现在的高朗、璃王、高旻完全有能力将他架空,继而颠覆他的皇权,而他失了齐家等门阀世家的支持,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思及此处,李瑾天出了一身的冷汗,脚步也止不住踉跄了几下,差点跌倒。

“把齐贵君带回紫宸宫,”再开口时,他语气非常虚弱,见几名宫人搀扶的动作十分粗鲁,连忙补充一句,“叫太医马上去紫宸宫,好生伺候着。”随即掩面而走,不敢再看血迹斑斑的齐修杰一眼。

-------------------

周允晟泡在浴池里,毫不在意的用热水冲洗满身伤口。这具身体看似残破,实则内里十分强健,不需几日就能完全康复。

有了李瑾天的吩咐,太医不敢怠慢,好生诊脉过后开了一个方子,让人下去熬煮。紫宸宫原本是属于齐修杰的宫殿,各处摆设十分奢华,但由于齐家的覆灭,此时已经空空如也,齐修杰的心腹也都死的死,叛的叛,只剩下几个洒扫的宫女。

微风撩起白色的纱幔,让这偌大的宫殿显得越发冷寂。周允晟披着湿漉漉的头发,斜倚在靠窗的软榻上,盯着旭日初升时洒下的晨曦,兴味的笑了。

李瑾天出尔反尔放过齐修杰,高朗和高旻必然会对此感到不满。若是曾经的李瑾天,定是愿意伏低做小好生安抚,但现在被怀疑充斥了心房,两人越是不满,越会引起李瑾天的反感。

这还没完,今后高旻还会提出参政、上战场讨伐蛮族等要求,原本的李瑾天一一答应甚至大力支持,现在的李瑾天只会怀疑高家在揽权。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再想拔除就难了。

周允晟只需坐在一旁看他们自相残杀就好,根本无需脏了手。当然,除掉了这一拨人,他还得培养下一任的大燕帝王。他素来懒散,完成了齐修杰的心愿便要出宫云游四海,不想被困在孤冷空寂的龙座上。当皇帝起得比鸡早,睡的比狗晚,还要被朝臣各种劝谏辖制,实在不是人干的事。

对了,云游之前还得找到再次失散的爱人,不知这回他又变成了谁?

思及此处,周允晟抚了抚唇角,温柔的笑了。

-------------

金銮殿上,高朗当着朝臣的面诘问李瑾天为何要放过齐修杰,且一再强调他这是纵虎归山,要求他改变心意。众位大臣被他煽动,纷纷下跪呈情,连璃王也站出来向李瑾天施加压力。

李瑾天第一次直观的感受到高朗和璃王在朝臣中的影响力,本就生根发芽的名为怀疑的种子迅速长成参天大树。他驳回了高朗处死齐修杰的请求,拂袖而去。

回到养心殿,高旻已经等候在内,正拿着一本奏折翻看,时而用御笔写下朱批,他的宫人自顾打开摆放在御桌上的贡茶,熟门熟路的冲泡。

这一场景令李瑾天瞳孔剧烈收缩了一瞬,但马上又想起上一世高旻与自己相拥而死的画面。无论如何,此人愿意陪自己共赴黄泉,这份深情厚谊做不得假。不过一个梦,梦里的事情怎么能当真呢?高旻与璃王从未有过交集,又怎么会有私-情?

这样告诉自己的时候,李瑾天总算平静下来,慢慢走过去想搂抱高旻。

高旻用折子将他拍开,冷淡开口,“你放了齐修杰?”

李瑾天没做声。

他继续道,“难道你忘了他是如何背叛你投靠宣王的吗?你杀了他全家,当心他找你报仇。”

“他怎么报仇?齐家只剩下他一个,身体也被你下毒弄垮,再不能有孩子,他还能怎么报仇?”李瑾天疲惫的按揉眉心,叹息道,“他做不了什么,放过他吧。”

他阻止自己去想上一世宣王登基后齐家的所作所为。如果那些都是真的,就等于他亲手折断了最锋利的宝剑,反而把弱点主动送给别人拿捏。他想自己活了两世,绝不会蠢到这等地步。

在信与不信中挣扎,李瑾天觉得头疼至极。

高旻看出了他的不适,却丝毫也不关心,只冷笑一声,甩袖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李瑾天觉得心中一片寒凉。

喜欢快穿之打脸狂魔请大家收藏:(www.dianzishu8.com)快穿之打脸狂魔电子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之打脸狂魔最新章节 - 快穿之打脸狂魔全文阅读 - 快穿之打脸狂魔txt下载 - 风流书呆的全部小说 - 快穿之打脸狂魔 电子书吧

猜你喜欢: 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吃药逆徒沉戟夜青花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化妆那个魔王不好惹神眷修真不如刷好感末日叛刃文物不好惹棋魂同人 季家小四失踪的城堡穿成画像有琴何须剑江湖很忙七宝姻缘创校联萌[综]用绳命推销的男人在下是一条公狗写实派玛丽苏晨晨御金龙非主流宫斗从尾巷开始全球高考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破案
完本推荐: 水花一朵朵全文阅读以后少来我家玩全文阅读快穿之打脸狂魔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天降萌宝:总裁大人宠上天全文阅读小逃妻全文阅读我家吸血鬼他晕血全文阅读神医重生厨娘子全文阅读我的曼达林全文阅读天才邪医全文阅读伴君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风起时全文阅读解药全文阅读七星彩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第一模特全文阅读一生一世,美人骨全文阅读重生炮灰大翻身全文阅读失忆了别闹全文阅读明目张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天降我才必有用百草记年这个地球有点凶特种兵痞在都市天下第九史上第一密探窃香(快穿)魔法种族大穿越斗罗之神级点化山河盛宴红色莫斯科我在名侦探世界打酱油超感应假说撒娇福晋最好命伯爵大人有点甜三界红包群北宋大丈夫无垠大数据修仙开天录第二十八年春今天开始做妲己都市剑说冥冥之中喜欢你冥王退休计划叶安前任无双医妃惊世我家爹娘超凶的盛唐小园丁

快穿之打脸狂魔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之打脸狂魔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之打脸狂魔txt下载手机版 - 风流书呆的全部小说 - 快穿之打脸狂魔 电子书吧移动版 - 电子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