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书吧 >> 寒鸦 >> Chapter 80

Chapter 10 破(四)

百里洲手指的温度很凉, 从程菲脸颊上滑过去,替她擦去眼泪。竟让她恍惚间生出一种几近温柔的错觉。

程菲怔住了。

两天前在福利院, 她在询问他联系方式时, 曾提过一句“后天自己要过生日”。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记得她随口提及的一句话。

周围的空气似有一瞬凝固。

须臾, 程菲回过神,察觉到他的指尖还停留在她的脸上,这举动由一个陌生人来做, 亲昵得有些出格。她心里一慌,条件反射般轻轻别过头,避开了他手指触碰, 两颊不争气地再次泛起红晕。

百里洲右手僵在了半空。

他低眸, 安静地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女孩儿。夜色已经很深,起风了, 姑娘黑色的发丝在晚风中翻飞。她侧头望着别处, 牙齿倔强咬紧嘴唇,不理他, 一声不吭。

红着眼眶, 也红着脸蛋儿。

片刻, 程菲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吐出来,看都不看他, 道:“周先生还有别的事么?没有的话, 我要回家了。”

百里洲闻言, 点了下头,径直转身就往体育馆出口走。

程菲愣住,皱眉朝那道背影喊:“你去哪儿?”

“送你。”对方头也不回地说。

“……”程菲惊讶又茫然,动了动唇,想说什么,最终仍是沉默。几秒后,嘀咕着腹诽两句,裹紧外套动身跟上。

这一晚的云城,无星也无月。头顶夜色如铺陈开的纯黑绸缎,冰凉刺骨,又像幼年时母亲散在枕间的长发,缱绻曼柔。

前后隔着约三米的距离,男人和姑娘走在体育馆长满荒草的野地上,一路无声,谁都没有说话。

废体育馆没有别的出口,要出去依然只能翻墙。

百里洲人很高,手长腿也长,胳膊往矮墙上一撑,整个人轻而易举就上去了,动作非常利落。他屈了一只膝盖半蹲在墙头,扑扑手,回头往身后的墙下看。

女孩儿也已经跟上来。她抓住旁边的一颗枯树树干,踩着散砖往上爬,冬日夜幕下,娇小身形裹在厚厚的羊羔服里,看着笨重滑稽,像只呆头呆脑的企鹅。

百里洲眼里闪过一丝很淡的笑意,没说话,朝她伸出去一只手。

程菲抬眼。他的骨节修长分明,掌心宽大,看着很有力,莫名竟教人心生安定。

她抿了抿嘴唇,移开目光,视而不见,继续自食其力往上爬。

百里洲见状没什么反应,径直又把手收回。

数秒后,她终于也爬上墙头,手掩住心口,大汗淋漓地喘着气。

百里洲纵身稳稳落地,回转身,看见那女孩儿小心翼翼坐在了墙头,两条细细的腿悬空支出,探头打望,紧张不安,似乎在目测足尖距离地面的高度。

百里洲盯着她,淡淡地问:“要不要我接你。”

墙头倔强的程菲没有回话,深呼吸,两手撑住墙面猛地往下跳。与此同时,百里洲拧了眉,下意识站近半步便出胳膊去接她。

毫无征兆的,姑娘就这么轻轻盈盈落在了他怀里。

程菲落地后没站稳,下意识拽住百里洲的胳膊踉跄几步,回神后一抬头,这才惊觉两人此刻的距离有多近——自己被男人整个护在双臂之中,她的额头甚至已经轻轻抵住了对方棱角分明的下颚骨,一股若有似无的烟草味萦绕在她鼻息之间……

短短叫呼吸交融,程菲心尖猛地一颤,赶紧挣开他站远几步,不太自然地挤出一句:“谢谢。”

百里洲脸色冷淡,像没听见她这句道谢,迈着步子径直走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机车旁边,一伸手,把挂在把手上的黑色头盔拿起,朝她丢过来。

程菲下意识伸手接住,皱眉,望向他,眼神里满是疑惑。

百里洲长腿一跨骑在了机车上,轰隆一声,拧燃引擎。然后侧过脑袋没什么表情地瞧着她,出声:“上车。”

程菲费解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百里洲微挑了下眉,没答话,就跨在机车上等。

须臾,程菲咬了咬唇纠结片刻,走过去上了车,坐在了后座位置。两只手抓着座位后方的凸起铁拦,尽量不与他接触。

“你爹妈没教过你,女孩子大晚上别到处乱跑?”百里洲面无表情,微弓上半身,语气很淡,“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把你骗到荒郊野外,哪儿像个二十几岁的人。”

程菲:“……”

“抓稳。”

话音落地,黑色重机车“轰”一声飞驰出去。

程菲低呼出声,整个身子在惯性作用下猛地甩向前方,她额头一下撞在他硬邦邦的背部肌群上。下一瞬完全是无意识的举动,她双臂一把环住了他的腰,抱得死死的,像溺水的人攥紧了一根救命稻草。

夜色中,黑色机车如一支穿云破雾的箭,速度极快,风声呼啸。

隔着头盔的挡风玻璃,程菲怔然望着身前的男人,心跳如雷,两只手的掌心几乎都沁出了薄薄细汗。

周围的斑驳老街景在她余光里转瞬即逝,街灯倒退如光束,她仿佛置身异度空间,所有景象都被模糊,镜花水月如梦似幻,唯有他是具象化,如此清晰而真实。

仿佛鬼使神差,程菲十指收拢,把他的夹克外套紧紧攥住,微倾身,左脸缓慢贴在了他的背上,微闭上眼睛。

她感受到了一种陌生未知的体温。

耳畔的风声更大了。

夜幕街灯下,机车驰过车流如梭的马路,驰过漆黑静谧的小巷,驰过明亮狭长的隧道,驰过了整整半座城。

寒风呼号。

百里洲黑色的短发被风吹得凌乱。他微垂眸,看了眼环在自己腰上的两只手臂,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一道微弧。

漫长一路,男人和姑娘谁都没说一句话。

最后,百里洲将程菲送到了她家小区门口。

车停了。她察觉到什么,脸微红,这才窘迫地松开抱住男人窄腰的双手,摘下头盔递还给他,然后下了车。

已经将近凌晨三点,整个街上空无一人,周围静极了。

程菲有些窘迫站在街沿上,低着头,嗫嚅一阵,实在不知道能说什么,最后只能朝他挤出“多谢”两个字。

百里洲随手把头盔套上,脸色淡漠,没接她的话,拧燃引擎调转车头就准备离去。

程菲见他要走,脱口而出地喊了声:“喂!”

百里洲动作顿住,跨在车上回过头,看她。

姑娘咬了咬唇,片刻,像是鼓起莫大勇气一般说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听了这话,百里洲静了静,道:“我的名字,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程菲完全没料到对方反问这么一句,愣了下,说:“至少,我们现在也算朋友了,我问你的名字不是很正常么。”

百里洲忽然笑了下,漫不经心道:“小妹妹,你今天也瞧见了,我们萍水相逢,压根不是一路人。我们不会成为朋友,也不会有其它任何交集。”

她用力皱眉,低声不甘道:“那今天晚上……”

“今天你不是过生日么。”他打断她,没什么语气地说:“带你兜风,算给你的生日礼物。”

程菲抿唇。

“福利院那边我不会再去。”百里洲调子很淡,面无表情地看着路边一株野草,“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

闻言,程菲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两只手无意识地绞在一起,半天才挤出一个僵笑,故作轻松道:“这样啊……你是工作太忙,还是准备从云城搬走?”

百里洲侧目,视线定定落在她脸上,眸色很深,“这些跟你没有关系。”

又是几秒的安静。

半晌,程菲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一顿,抬眸定定看着他的眼睛,忽然竟笑起来,“《楚门的世界》里有一句台词。”

百里洲微蹙眉,看着她,没有出声。

夜幕中,姑娘笑颜很灿烂,“如果这是最后一次见面。那我提前祝你今后的每一天,早安,午安,晚安。”

百里洲也笑了,望着她淡声说:“能再见到你,我很高兴。”

程菲没有深思这句极其寻常的客套话,很平静地说:“再见。”

“再见。”

说完,男人没有再停留,发动引擎,黑色机车疾驰而出,眨眼间便彻底消失在望不到尽头的夜色中。

程菲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风一吹,冻得她浑身一个激灵。

街道空空荡荡,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细细。周围死寂,没有半点那个人曾经出现或存在的痕迹。

今晚的一切都太不真实。

心里某一块儿像是空了,有风空洞洞地吹过去。但那缺口极小,痛感极轻微,不甚明显,似乎便不值得投注太多注意力。

程菲转身走了。

那个陌生人的出现,只是一颗石子在湖面激起的涟漪,一切总会恢复平静。至于今晚,就当做一场荒诞离奇的梦。

那时,她只是这么简单地想着。

*

入冬了,天亮得越来越晚,七点多的时候,云城上方的天才总算开了丁点儿亮口。

张春梅是云城市看守所的一名普通食堂职工,平时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给看守所的一帮警察和疑犯们煮煮饭,洗洗碗。

犯人们开饭的时间是早上七点三十分整,张春梅早早便准备好了食物,等候着。七点十五分左右,一个身形圆润的年轻警官打着哈欠走进食堂,随口道:“张姨,饭做好了没?”

“好了好了。”张春梅应着,把一大锅热腾腾的白粥端出来,哐当一声放在案台上,又有点儿奇怪:“平时不都是七点二十才开饭么?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哦,今儿有个犯人要保外就医。”年轻的胖子警官回道,“医院那边七点四十就会来接人,没办法,只好提前一会儿。”

张姨有些好奇,左右张望一番,压低嗓子:“是不是那个有侏儒症的神经病啊?”

“可不就是她。这个女人,身上背的案子太多了,上头盯得紧得很,这儿保外就医,易叔还专程派了两个重案组的伙计跟全程,生怕这女的出丁点儿闪失。国宝都没这待遇。”胖子警官叹了口气,“你说这些疯婆子,有病不好好在精神病院待着,她非得出来祸害人!唉。”

话刚说完,食堂门外疾步走进来一个短发小女警,喊道:“胖哥!刑侦大队的人来了,要提前见于小蝶。”

“咋这么早就来了?知道了知道了。”胖子一慌,摆摆手,又叮嘱张姨道:“张姨,多给准备几个餐盘啊。”说完顺手拿了个大肉包咬嘴里,边啃边忙颠颠地出去了。

早上八点整,一辆救护车准时出现在云城市看守所大门口。

小崔警官正站在一间办公室门口抽烟,听见声响,扭过头。只见救护车的车门打开,下来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其中一个脸型偏方,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相貌平平不甚起眼,另一个则年轻许多,一米八几的个头,一副宽肩将白大褂撑起了形,戴一副无框眼镜,看着十分的英俊儒雅。

小崔掐了烟,上前几步道:“你们就是市六医院精神科的医生?”

“对。”中年医生露出一个和善微笑,向他出示自己的工作证,“之前易警官和我们的院长联系过,说是有一个病患要送到我们那里保外就医。”

小崔接过两人的证件,仔细察看。

几秒后,他把证件递还给两名医生,点点头道:“跟我进来吧。”说完便转过身,领着两人走进身后的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不大,总共不到二十平,正中摆着一个审讯椅,于小蝶正垂着头面无表情地坐在上面,两只手戴着铁手铐。旁边还站着一个便衣刑警和两个身着警装制|服的看守所内部工作人员。

见有人进来,于小蝶抬头,往门口处看了眼。

目光触及那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医生,她眸光一闪,瞳孔瞬间收缩。

中年医生径直上前,向于小蝶说明来意后,他拿出听诊器对她进行基础检查。

整个过程中,于小蝶始终死死盯着年轻医生的脸。

片刻,

“目前生命体征很平稳。”中年医生收起听诊器,转头看向小崔警官,“这几天在看守所出现过自残或伤人的现象么?”

之前的胖子闻声接话,没好气道:“自残伤人倒是没有。就是疯疯癫癫的,一到晚上还唱歌,整得大家怵得慌。”

中年医生点点头,“先送回医院,我们再对病人做进一步检查治疗。”

小崔和边儿上重案组的同事姜海相视一眼,脸色都不太好看。

片刻,小崔上前两步,替于小蝶开了审讯椅,冷冷道:“走呗。病人,难不成还要我们背你上救护车?”

于小蝶神色冷漠,没说话,缓慢起身,绕过屋里的众人往办公室外面走。经过年轻男医生时,她冷漠的眼底流露出丝丝兴味,不动声色,出去了。

小崔和姜海一左一右架着于小蝶,把她带上了救护车。

两个医生也紧随其后上车。

小崔看了眼,只见除之前的年轻男医生和中年医生外,车上还有一个司机和一个穿护工服的男人,全都脸色平静一声不吭。

小崔没有多想,很快收回视线。

车门关上,救护车缓慢从云城市看守所门口驶离,开上了大路。

*

云城市看守所位于西四环以外,周围荒郊野岭,只有少数几个造纸厂,和一个混凝土搅拌站。加上这会儿又是早晨,马路上几乎没几辆车。

救护车里鸦雀无声,没人说话。

忽的,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小崔掏出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接起来,道:“喂师傅……嗯,我们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嗯嗯,放心,没出什么事儿。好嘞。”电话挂断。

姜海往旁边扫了眼,问:“易叔打的?”

“嗯。”小崔点点头,不敢有丝毫松懈,“师傅本打算亲自押人去医院,结果临时有事走不开,所以才把差事交到咱们手上。可千万不能出岔子。”

姜海伸手拍了拍小崔的肩,宽慰道:“放松点儿,没事的。”

救护车继续向前行驶。

经过一个大十字路口时,驾驶员打方向盘,把车开上了左转道。

姜海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撩起车窗帘子往外头打望,只见救护车驶入了一条荒僻道路,周围荒无人烟,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不由皱眉,说:“师傅,你这路走错了吧。去六医院应该直走,不转弯。”

话音落地,开车的司机笑盈盈地回了句:“车没油了,前面四公里有个加油站,我先去加个油。”

小崔看了眼姜海,姜海也看了眼小崔。

男护工也和旁边的中年医生对视一眼。

于小蝶扭过头,看了眼从始至终安安静静一言不发的年轻医生。

年轻医生谁都没看。他面无表情,无框眼镜下的眼神冷静无波,慢条斯理地取出一支注射器,微举高,眯着眼轻推两下。

一滴透明液体从针头溢出,落在座椅垫上,清脆的一声,滴答。

救护车一个急刹停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小崔猛抬臂,胳膊肘狠狠撞向距离最近的男护工下颚骨,男护工吃痛,咬了咬牙,一把从怀里摸出一把锋利短刀狠狠朝他刺过去。

小崔急急闪避,可救护车内空间太小,刺啦一声,他手臂被利刃划开道口子,血水汩汩涌出来。

姜海凛目,当即狠狠一脚踹向那男护工的后背。

男护工倒地,姜海一脚踩上他脊梁骨,找准脊柱神经狠碾两下,对方顿时鬼叫一声痛死过去。

姜海正要有其它动作,忽的,一阵尖锐刺痛猛从他左颈处袭来。

姜海闷哼一声,反手往后拧,左臂却被那人狠狠制住,动弹不得。他目眦欲裂,咬牙,半天无法脱身。

百里洲死死勒住姜海的脖颈,镜片后的眸微垂,脸色冷酷,飞快将针筒内的药剂注射进了姜海体内。

短短几秒,姜海闭眼倒地。

“海子!海子!姜海!”小崔刚撂翻那个中年人,见状惊怒交织,双目赤红,挥拳狠狠朝百里洲砸去。

百里洲一侧身,轻而易举躲开他致命一击,捏住他的手臂往后一折,小崔吃痛,整个人被摁死在座椅上,半天挣不开。

百里洲伸手,从小崔外套衣兜里找到手铐钥匙,随手丢给于小蝶。

于小蝶冷着脸接过,将手铐解开扔在了地上。

“你是谁?”小崔狠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你……”

话音未落,一记手刀劈下,年轻刑警顿时双眼一闭陷入昏迷。

“戴着这玩意儿这么多天,疼死我了。”

于小蝶垂眸,缓慢转动着有些僵硬的纤细腕骨,又弯腰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腿。下一瞬,她眸光骤凛,飞快从百里洲裤脚处摸到他绑在脚踝上的手|枪,扣下扳机,正要举枪,黑洞洞的冰冷枪口紧紧抵住她太阳穴。

于小蝶一僵:“……”

百里洲勾勾嘴角,笑了下,“于姐,这么些日子被关在里头,看来挺辛苦啊。反应这么迟钝了?”

“毕竟上了年纪,当然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于小蝶缓慢直起身,侧目,看向他,眼神平静无丝毫慌乱,淡淡地说:“本来还想赌一把。可惜,输了。”

百里洲眯眼,“你知道我是来杀你的?”

她冷笑,“梅凤年这个老东西,心狠手辣,怎么可能这么好心让你来救我。”

“知道我要你的命,为什么还要跟我走?”百里洲道,“你明知道,现在只有警察保得了你。”

“我说了,我跟你出来,就是要赌一把。”于小蝶沉声,一字一句,“输,你杀了我,你去向梅凤年交差。赢,我杀了你,再去杀了梅凤年。替樊哥报仇。”

车里一阵安静。

几秒后,于小蝶平静地闭上眼睛,“动手吧。”

百里洲眯了下眼睛,须臾,扣下扳机。

消音|器掩盖下,几声枪响无声无息。

片刻,

于小蝶睁开眼睛,惊愕地左右环顾一番,只见男护工、中年医生以及驾驶员全都已中枪身亡。

她猛抬起头望向百里洲,震惊万分,“你……”

百里洲面无表情地收起枪,“你走吧。”

于小蝶费解莫名,皱眉:“为什么?”

百里洲没有答话。

“……”

于小蝶抿了抿唇,不再多问,转身就准备下车。突的脚下被什么绊住,她回头一看,是之前那个被敲晕的年轻警察。

“这两个警察都看见了你的脸,也不能留了。”她没有语气地说着,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短刀就要往小崔颈动脉划去。

“等等。”车厢里冷不丁响起一嗓子。

于小蝶刀一顿,抬起眼,惊得笑出声来,不可思议:“百里洲,这两个是警察。你一个贼,对条子手下留情?”

※※※※※※※※※※※※※※※※※※※※

啊啊啊!赶在了12点之前吗!

——————————

还是所有2分留言都送红包~

——————————

感谢在2020-01-13 22:47:32~2020-01-14 23:57: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甜甜的泉QY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米粒减肥ing 2个;殇陌雪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一个小旺仔? 4个;Juliet娃娃 3个;Lilian 2个;周周周周周、玺弟弟。、欧阳了个惠琳、爱吃的小火、w又脸红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奔跑的饭团? 19瓶;阿拂、Rainy、lu羊 10瓶;糯米糍 6瓶;钟情的花花、LILO不加糖、一边吧、细辛不过Q、小小小书仙、不知道叫什么的慕慕、幸福是一种心态、小可爱、花时醉 5瓶;小初夏、米粒减肥ing 2瓶;娜小孩、今晚吃土豆、拾柒x、他说你说.、我爱看小说、丹宇、倾瑶-、小子女、3028752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寒鸦请大家收藏:(www.dianzishu8.com)寒鸦电子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寒鸦最新章节 - 寒鸦全文阅读 - 寒鸦txt下载 - 弱水千流的全部小说 - 寒鸦 电子书吧

猜你喜欢: 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安小可的脂肪空间他是璀璨星光[综]男主是灰崎我的卦盘成精了总裁的极品妻神家里的老小孩一觉醒来嫁人了!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酒醒以后有生之年老婆,你好!汪汪汪!?[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专属霸爱,戚少有毒爱我就要说出来人人都觉得主角会黑化据说每天都发糖[娱乐圈]与春色相逢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当富二代遇到富二代妖精下山搞事业总裁他命不久矣最美不过
完本推荐: 求败全文阅读炮灰通房要逆袭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顾念的奇缘全文阅读当不成主角的我只好跑龙套了![综]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重生女配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明目张胆全文阅读飞来横犬全文阅读孤王寡女全文阅读豪门独宠之夫人要上位全文阅读异世之成神路全文阅读女主翻身做豪门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综]尼桑的职业问题全文阅读红楼之玉润冰炎全文阅读凤倾天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重生似水青春圣墟洪荒历极品飞仙大医凌然女帝本色龙皇武神斗武乾坤盛宠之将门嫡妃美食供应商重生八零:媳妇甜辣辣超品命师万古神帝我震惊了全世界氪金成仙帝霸重生之宿敌朕是红颜祸水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通幽大圣冥王退休计划乡野直播间吾家娇女都市剑说[综]无面女王觅仙道九天神皇

寒鸦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鸦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鸦txt下载手机版 - 弱水千流的全部小说 - 寒鸦 电子书吧移动版 - 电子书吧手机站